父女竞“死”的庞蕴居士

2024-06-14 20:11

父女竞“死”的庞蕴居士

父女竞死的庞蕴居士

有维摩诘之称的庞蕴居士,字道玄,衡阳县人。他家本是世代以儒为业,可是他少悟尘劳,志求出世。在唐朝贞元初年,参谒石头禅师。顿悟禅机。当时丹霞禅师等,都是庞居士的很好禅友,他的悟境相当的高。他与当时高僧逗起禅机来,根基差的人,真有些吃不消呢?所以有西竺维摩居士之称。

金银倒入海中

传说他本来是百万富翁,很有钱的人;可是也很奇怪,非常讨厌金钱。他说金钱是人犯罪的根源!他把所有金银用船装了往江里倒。有人阻止他说:“你不要钱,你可以用做功德,布施给人,总比倒入海里去好些呀?”可是他的答复说:“现在布施了偌大的金钱,来生一定是一位大有钱的人,如果我来生做了大财主,而不肯学佛,那更是不得了。恐怕造罪的力量更大,犯法机会也更多,这种‘三世怨’的傻事,我才不干呢?”他还是把银子全部倒下江去。

庞居士的生活

他们把全部金钱丢入江中,从此以劳力来过生活。他的太太和他的子女,也都能安贫乐道,处之泰然,甘心过着这种清苦的生活。在元和中,北游襄汉之间,随处而居;或者住在凤岭鹿门,或者住在廛肆闾巷。有时在城门洞子里安身。这种生活,人不堪其忧,可是他们还是不改其乐,他们家庭生活与普通人是不同的。他们一家4口,差不多每人对佛教不但信仰到极点,而且都在佛法上得到禅悦之乐,法喜充满,所以他们对身外的衣食,一点也不放在心,他们全家坐下来就大谈禅机,庞居士对他家庭的主张,和生活的乐趣,有一首偈说:

有男不婚,有女不嫁;大家团栾头,共说无生话。

后来住在岩州东岩后,郭西小舍;一家4口住在一间小房里,生活更是艰苦。他的女儿灵照小姐,都随着制竹漉篱之类用具,然后再由灵照拿到街上去卖点钱,买点米回来,以供朝夕。儿子也开垦山地生产,或者去替人做苦工,他们生活虽这样苦,他的解说是:“心如境一如,无实一无虚;有一不管,无也不居;不是贤圣,了事凡夫。”

父女争着先“死”

庞居士早就决定了时间要死,他计划想在日当正午的时候去世。届时他叫他的女儿灵照,到外面看看太阳,是不是日当正午;可是灵照知道他爸爸要看时间去世,就故意的回来说:“日已午矣,而有蚀也。”他爸爸不相信,亲自出来看。灵照就乘他父亲出去看太阳时,坐上她爸爸的位上,先去世了。等庞居士回来,才知道上他女儿的当,在他前头先去了,他笑笑说:“我女锋捷,先我一步。”这一天没有死得了,又延长了7天。襄州牧于公来问疾,庞居士还对于公说了两句佛法是:“但愿空诸所有,慎勿实诸所无。” 他说罢将头枕在于公膝上而去。

再看母子如何死

庞婆听到丈夫和女儿都去死,也没有给她知道,很不高兴。他的儿子还在田里锄地,庞婆去告诉他说:“你的爸爸已经死去了。”他听到爸爸死了毫无表情的,就站在田里,手扶着锄头也死去了。他们三人中,灵照坐着死,庞公卧着死,儿子站着死。最后还有庞婆更奇怪,她看一家人都去了,她说:‘他们虽死得好,我要死得更奇特。”因此她就说了四句偈:

坐卧立化未为奇,不及庞婆撒手归;  双手拨开无缝石,不留踪迹与人知。

庞居士的诗

最后录居士一首诗来结束本文:

日轮渐渐短,光阴一何促;  身如水上沫,命似当风烛。  常须慎四蛇,持心舍三毒;  相见论修道,更莫著淫欲;  淫欲暂时情,长劫入地狱,  从命得出来,异形人不识。   或时成四足,或时总无足;  可惜好人身,变做丑头畜,  今日预报知,行行须努力。

评论问答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