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素云:我的姐姐预知时至、上品上生!

2024-06-20 09:11

我姐姐的名字叫刘素青,那个青没有三点水的那个青。后来我分析完我自己的名字,我给我姐也分析分析,那个素我俩是一样的,没说的,那我想我姐这个青怎么说,那我就想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我姐今生一定成佛。我姐这一生最大的优点,忍辱,从小到大就受气,我爸爸妈妈喜欢我,不喜欢我姐。所以你看就两个姑娘,你看我姐从小就受气,这爸爸妈妈都不太得意她,按东北话说。第二,上学,受同学的气,受老师的气,她不知道犯什么毛病,反正谁都可以欺负她。再说,还受我的气,我从小就欺负我姐姐。

我不举过例子嘛,我爸说要一家给我们买件衣服,那时候叫棉猴,就是那个大衣上面直接戴帽子的,那叫棉猴。我爸跟说我,小云,我这个月开支,我先给你姐买一件,下个月开支再给你买一件,行不行?我答应可快了,行,行。这我爸这个月开支就给我姐买了一件棉猴,这穿上上学,我俩一起走,要过两个火车道,过第一个火车道的时候,我就回头看看,看看我爸搁没搁后面跟着,因为我爸上班我们几乎是走一个路线,后面看看没我爸,前面也没人,后面也没人,站住、站住。站住干啥?脱下来、脱下来。这我姐就得乖乖的把那棉猴脱下来,穿在我身上。你倒把你身上穿的衣服脱下来给你姐穿上,你换换也行,没换。你脱下来,我穿上了。穿上,我姐冻得哆嗦的,我俩就上学去了,上学这一天都是我穿着。等放学回来的时候,再过那面那个火车道,我脱下来了,穿上,这我姐就得乖乖的穿上,完了就这样。

大约是二十多天,天天是这么倒腾的,过这火车道脱下来,我穿上;回来过那火车道,我脱下来,她穿上。所以爸爸妈妈不知道,以为我姐穿着。后来有一天,我们正在那脱着衣服,我爸过来上班,干啥?完了我姐说,小云冷了,我脱给她穿穿。我姐都不带说我命令她脱下来的,我爸说这还有几天我就开支了。完了实际我当时心里想,谁让你不先给我买。但是人家问你了,说我下月给你买行不行,你答应了,说话没算数,答应了心里也不痛快。所以就这样,我姐没穿几天,可能也不到十天,我爸就又给我买了一件,这回我不扒她的衣服了。所以我姐现在都说,就姐俩,我从小就听我妹妹的,我妹妹让我干啥就干啥。到现在,我姐都听我的。

我姐有点什么,应该说能力,她就是说前面有个小屏幕,那个屏幕就像打字似的,嗒嗒嗒,一行,嗒嗒嗒,两行,她有好多那个偈子,我后来我说停笔,不能记。我姐说,小云,不是我编的,它出来,我就拿笔记下来,不行吗?我说不行,一首也不行记。就这样我姐就乖乖的撂下,一首不再记。我说你的任务就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,除了这四个字,其它的和你没关系。所以我姐现在在家里就乖乖的念阿弥陀佛。她忍辱特别好,谁都能欺负她。

你看今年,比我大四岁,也七十出头了,还是那么窝囊。用我的话说,她就是面窝窝,就像那倭瓜一样,面乎,谁都能去搓沽她,你说这样她能不成吗?人现在虽然是没有一条腿,那也是表法。因为她得的是骨癌,你们想骨癌多疼,六年坚持着,在我那住半年,我都不忍心看,黑天白天不能睡觉,那真是疼。后来怎么手术的?丈夫、儿女都说,这么折腾还能行吗?因为那个是到最后,手术之前,她那个腿那个大包有多大?就二尺二寸的裤腿,提不上去,那个大包就那么大。所以就在那种情况下,我姐问我,这也得请示,这我老妹妹说了算,小云,你姐夫和孩子们都让我做手术,你看我怎么办?我这回我就没给人家拍板,我说姐,因为你有丈夫、有儿女,这个事你得自己拿主意,我不能说你做,还是不做。我说既然大人、孩子都看你太痛苦了,愿意让你做,那你就做。我姐就把这个手术做了。

她做手术那天我在她身边,我给你们学学,你说是不是表法?这不是这个腿要做手术吗?去本来我一个好朋友说走后门,给她找一个什么主任,给安排一个人专门给我姐做手术。结果我姐那几个孩子提前一天把我姐送医院去了,当时人家就安排了手术的主刀医生,等第二天我们去了,人安排完了。我好朋友说,小云,这不行,他说我跟他们谈谈,咱们得换。我说不能换,换不尊重人。人家主刀都给你安排了,完了你又去换别人,那你不尊重人,我说不能换,就该着是这个人给我姐做,所以这个主刀的没换。

这个第二天就给我姐做这个手术,做手术的时候不是去一个推车,得搁那车上,我姐住三楼,它那个手术室在六楼,得坐那个梯子上去。怎么接的我姐?人家这手术推车一来,我姐就开始唱观音菩萨,那唱得才响亮,躺在床上开始唱观音菩萨,那护士都瞅瞅大夫,完了说这老太太唱歌行吗?大夫说挺好听的,唱吧。这样我姐就唱着歌,就躺在这个推车上,人就上手术室了,做完手术回来,推回来,还是唱着回来的。后来人家那个护士跟我们熟了说,说你们这俩老太太和一般老太太不一样,说这老太太从推着就唱歌,做手术的时候还唱歌,我们都说从来做手术没有这个先例,完了主刀,我们主任还说老太太唱挺好听的,就唱吧。她那是大手术,应该是全麻,我回来问,我说姐,麻了,你疼不疼?我也没疼。整个手术一点疼的感觉没有,她说我一直在唱观音菩萨。我说那都全麻了,你还唱吗?她说它也没麻着我。手术两个小时,唱了两个小时观音菩萨。

所以后来可以说我姐住院那二十多天的时间,把她那一科的医生、护士全度了,后来都到什么程度?查完房,医生、护士全呼到我姐那个病房,坐着跟俩老太太唠嗑来了。我说是不都影响你们工作了?完了那个护士长说,这俩老太太,太神奇了,这家伙都把我们吸引进来了。主刀那个医生他是自己是肝癌,在上海请他老师给他做的手术,给我姐做手术,就是我姐姐孩子给我姐送到医院那一天,他是第一天上班,手术后的第一天上班,第二天就给我姐做手术,我们不知道。他看见我,他说什么?问我,你看第一次见面,也不认识,他管我叫阿姨,他说阿姨,我问一个问题。我说啥问题。我给别人做手术,我杀不杀生?你看,就第一次见面,他就给我提这问题。第二个,你能不能给我拿点佛经?你说是不是缘?我说好好,我一定给你拿佛经。我回家给他找的《认识佛教》、《无量寿经》,我就给他拿过去了。因为当时不知道他刚做完手术,他那时候做完手术三个多月。他就给我姐做手术,等下了手术台,出来的时候,我发现他那汗都淌,都往下淌,我还寻思他怎么这么弱,淌了这么多汗。他就告诉我,他说手术做完了,很成功,他说我现在回家休息。他就回家去了。以后我才知道,他自己本身是一个肝癌患者,刚做完手术三个月,然后就接我姐,这是他的上班后第一例手术,就给我姐做的,然后就结了这个缘。

后来我姐都出院了,他还上我姐家去两趟,就觉得说老太太不在那个病房住了,有时走那个门口就觉得空落落的,那俩老太太怎么不在了。就这种感情、这种感觉。所以后来他又病了的时候,我姐告诉我,说小云,那个某某大夫又病了,她说我去不了,你过去看看。我就去了,去了以后看见他妈妈,我说你儿子呢?妈妈说,是不是钓鱼去了?我说怎么能让他钓鱼?我说有没有手机?赶快给我追。他妈妈就打他手机,他接了,我说你到哪了?他说我到拉林了,我说你能不能开回来?他说阿姨,都跑这么远了,今天就去吧。我说你今天一条钓不着,去干啥去?我就说完了,他也没回来,他就继续往前行了,惦念着钓鱼,他就钓去了。我没见着他,我就回家了。晚上他给我打电话,阿姨,让你说中了,我今天一条鱼没钓着,他说怎么回事?我说,我给那个鱼发信息了,我告你们快跑,谁谁要去钓你们,我说没等你车开到,牠们都跑掉了,所以没钓着。他说阿姨,你说话这么灵吗?我说灵,你以后千万不能钓鱼、不能杀生。我说你自己这个身体这种状况,你还不放生,还杀生。后来他说,阿姨我听你话,我这是最后一次,我再也不钓了。你看咱们就是在平常日子当中,一个行动,几句话,就把他帮助了。他就听你劝导了,他就不钓了,他就不杀生了,这不是一件好事嘛!

关于念佛预知时至,有时候真是预知时至,在这我还得插一小段,这个挺主要,真要是你预知时至你什么时候往生了,我建议你保密,不要宣传,有时候宣传,可能到时候你走不了。我姐就是个例子,二00五年有一天我姐打电话告诉我,说小云,我要走了。因为我姐我知道,她一辈子不撒谎、不骗人。我说姐,你怎么知道?她说我知道,我要往生了。我说日子你知道吗?她说我知道,四月初六。因为四月初六是我姐的生日,阴历。我说那安排挺好,你哪天来的,哪天走了,回家了,我说挺好。我俩电话就这么说,然后这个话就叫我老伴在旁边听住了,他没听全,他反正知道我姐往生,日子他不知道。听完了,我老伴出去给宣传去了,好在他就见着两人,就宣传两人,告诉,我老伴她大姐要往生了,她自己知道时间,具体的哪天我不知道。就这样,宣传俩。我姐自己宣传了俩,告诉她身边的两个接触比较多的佛友,说我什么时候我要往生了。这样就是加我就五个人知道了,到四月初六那天我姐就是没走了。这两个佛友知道我姐要往生,其它的人不知道,她为了给我姐去送往生助念,这两个佛友就找了几个老菩萨上我姐家去打佛七,以这个名义让她们去我姐家念佛的。她俩知道是送我姐往生,那些老菩萨不知道,大家就去念佛去了。

你说要我说身边这佛友,好心可能帮倒忙,我姐那一天是中午十二点往生,时候都知道。你说这两个佛友,这家伙起早就开始哭,因为她俩知道我姐要往生,起早就开始哭。你说她一哭,我姐定力可以说我姐定力没有我够,我姐还爱哭,你说她俩一哭,她也哭,三个人都哭,这是一个。再一个,这不要往生了嘛,得做好准备工作,把我姐那个装老衣服,大棉摇⒍棉裤、大袍、小袍全都给穿上了,那四月初六那天已经暖和了,你说都捂上了那不出汗嘛,不热嘛。给我姐捂上,还给安排一个沙发,让我姐搁那坐着,她们跪在地下念佛,我姐坐在那个沙发上盘腿打坐念佛,就等着这十二点往生,摆了一个架势。那时候就是我说我二00五年病重,我一抬头就休克,正赶上我那个,我姐不知道我有病,你说我要不有病,我姐往生我能不去吗?我就愣去不了。我姐咋想的?可能是因阿弥陀佛想我们就姐俩,怕亲情难舍,所以我妹妹不来送我,我姐这么想的。我这面是病得起不来,但是我知道我姐那天往生,我昨天不说,那两个楼中间的那块蓝天就飘那大莲花、小莲花,就是那个时候,就是那天我看见的。因为不是十二点准时往生嘛。我当时头一天晚上我知道我姐走不了,但是我跟任何人没说,我也没给我姐信,我知道我姐走不了。第二天就是四月初六了,早晨我就给我姐打个电话,我说姐,感觉怎么样?我姐说感觉良好,阳光明媚。我说那你就准备往生吧。我俩电话就这么简单,我姐说行,准备工作已经做好了,就这么等着往生。

到十点钟的时候,这不还有两小时嘛,这两佛友就想,让我姐去上趟厕所。这也好心安排,我姐上厕所,她家是中间一个小走廊,这面这个屋是我姐住的,这面这个屋是我外甥住的,我姐就这么一个儿子。完了我姐后来跟我学的,她说我一出门,我看见老五搁他那家个屋里面对窗户这样的,他可能抹眼泪,这儿子,儿子知道我姐要走,就是头两天,也不头三天,我跟我姐说,我说你给老五透点信息,别让他感到太突然。完了我姐就跟儿子说了,这儿子就跪在佛像前,跟佛说,我把我的寿给我妈十年,不要接我妈走。所以这事都是往下拽,然后这不是看着儿子抹眼泪嘛,我说姐当时你心情怎么样,动没动心?我姐说没大动,小动了。然后我姐就走这小走廊上厕所,上完厕所回来,我这个外甥就搁她这个门口就站着,等着我姐,就跟我姐说了一句,妈,进屋再跟我唠两句嗑行不行?我姐说这个时候我还知道不行,我说儿子,没啥唠的了,妈要去念佛了。我那个外甥也非常听话,说妈,那你就去念吧,完了就转身进屋了。我姐告诉我,刚才见着他抹眼泪,我是心小动,这回一看老五,我心大动了,舍不得儿子了,就那种舍不得的念头就起来了。然后又回去坐在她那个宝座上,去盘腿打坐等着往生了,这不还有不到两小时了嘛,她说再坐,就前面那个感觉就没有了。

我说后来到最后,接近十二点的时候,你是什么感觉?我姐说,她说我半闭着眼睛,我打坐,我在念阿弥陀佛,但是我心不是定的,我自己知道,糟了。她自己知道糟了,她觉得她坐着腾空了,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她再也不往上升了,她告诉我,她那个感觉。她说我看见一尊佛的头,没让我看脸,就看那些头上那小疙瘩揪。她说我看那个佛是哪尊佛,她说不让我看着脸,然后就听到她家那个挂钟打点,十二点,她说当时瞬间她把眼睛睁开了,她自己说了一句,法会到此结束。

所以那两个佛友,这个其中有一个佛友第二天早晨上我姐家来,这头一天送往生,这不是起早就哭嘛,这我姐不没走了嘛,按道理她不应该哭了,第二天早晨又起个早,上我姐家来,跪在地下又哇哇大哭,就问我姐,大姐,你昨天为什么不往生?所以说我姐后来跟我学,我说你看看往生容不容易?不容易。一个念头错了,一步走错了,如履薄冰。如果不是这样,那一天我姐肯定是往生。就因为这么阴差阳错,就没走了,所以后来我跟我姐说,那就接着再表表法,那时候我姐没做截肢手术。这后来这不做了,二00八年,那就是过了三年以后我姐做的截肢手术,做截肢手术这不又给大家表了一个法嘛,现在老太太坐家里,佛缘也好,法缘也好,人缘也好,真是坐在那你看她,富态态的,就是一尊佛。行动特别费劲,但是心态特别好,人告诉我,小云,我肯定回极乐世界。就这样。

你自己安排好使吗?我姐这不是自己安排的,但是就因为她泄密了,这后来我告我姐,是不是天机不可泄漏?你要往生这件事,你自己知道就可以了,不要跟任何人说。要往生了,你看有老太太不做的样子吗?师父讲法的时候说的,人家儿子、儿媳妇他们安排吃饭,老太太说洗洗澡,人洗完了,一看,在佛堂往生了。这是最有智慧,最聪明的往生方法。

摘选自《2012大经解演学习分享》

评论问答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