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素云:顺境和逆境

2024-06-22 08:37

第二个问题,我想讲讲顺境和逆境的问题。人的一生总有顺境,总有逆境。哈尔滨的同修见到我都说:刘居士,你条件太好了,你环境也好,你人也好,你各方面都好。我跟他们说,不像你们所想的那样。每个人的逆境,每个人的挫折,那个曲曲折折、坎坎坷坷的路,每个人都要经历。我说我经历的可能你们都不一定经历,我所遭遇到的痛苦,你们未必经历过。我给你们举两个例子,就说说我的逆境。

第一个例子,我的老伴是精神病患者。我们两个结婚,今年是四十四年。我的老伴,我俩是怎么结合的?因为我俩曾经是初中同学,高中同学。我老伴高中没念完,他就进工厂参加工作,在工厂,他就得了这个精神病。因为我老伴是独生子,他家里只有父亲和母亲。得了这个病以后,他是到处跑,还专门往大野地里跑;要是夏天,就得钻高粱地、苞米地。为什么?因为那里面没特务。你要见着人都是特务,家里所有的玻璃镜子,就是对外面的窗户镜子,家里照人的镜子,全都得用牛皮纸糊上。为什么?看着镜子里的人都是特务,所以都得糊起来,他就病到那种严重程度。

当时我记得,我们同学在一起,我们班同学就说:素云,咱们班你最善良,明华得这个病,总得有人照顾,你嫁给他吧!你照顾他吧!当时立马我就答应了,我说行,我嫁给他,我照顾他!我就到他家去了。我就跟他的爸爸妈妈说。因为他爸爸看了他半年,老爷子就得了高血压病,就是爸爸和妈妈,你说还谁能撵他?谁能跟着他跑?精神病患者,他跑得特别快,一般人撵不上他。所以我就想,那我就应该照顾他。因为精神病人在街上我也看了好多,实在太可怜。所以我不想看到我的同学落到这种境地。我去跟他爸爸妈妈说,我嫁给你儿子,我照顾他,你们二位老人不要担心。当时两个老人都哭了,说孩子,我们不能眼看着你跳火坑,他病到这种程度,连人都不认识,那我们不把你坑了?我说总得有个人照顾他。所以我和我老伴就是这么结合的。

我们俩结婚的那一天,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婚礼。我记得那时候在饭店还不时兴包多少桌,好像就一桌,也就那么十几个人,来表示庆贺庆贺。我出去买糖,我回来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景象?就是给我们主持婚礼的那个人,塞到桌子底下去了!当时大家都围着这桌子大眼瞪小眼瞅着,谁都没办法。我说怎么的?他们说明华把他塞桌子底下,不让出来。我说为什么?他说他是美利坚合众国派来的特务,干扰婚礼,得把他塞桌子底下去。多亏那天他认识我,如果他那天要是不认识我,我也没办法。我就跟他商量,我说你今天认不认识我?他说:我认识,你今天是我的新娘。我说你要认识我,你必须把他放出来!没有他给咱们主持婚礼,咱俩是非法的,他是重要角色。他说他不是特务吗?我说他不是特务。他问我,那你是不是特务?我说我不是你新娘吗?我怎么是特务呢?那你俩都不是特务,那行。就这样,把主持婚礼那个人才从桌子底让他出来。结婚那天就是这样。就那个时候,他一周大约能认识我一次到两次;不认识我的时候,我就是特务,那就得审问我,你是哪国派来的?你执行什么任务?你的谍报机藏在什么地方?你得交代!就是这样。所以我想就这样的逆境有多少人经历过?

比如说,我老伴治精神病吃的那个药,有丸药、有面药、有汤药。所有的药必须得我先吃,我不吃他不吃,他吃他怕药死。所以我俩是面对面坐着,我先把药吃了,他瞅着我,过十分钟左右问我,你死没死?我说我没死。你再吃。我再吃,又过十分钟问我,你死没死?我说,你不看着我?我没死。那你没死,我吃了。所以所有他吃的药,我都得先吃。治病的那个大夫,还记得是一个老大夫,姓赵,他跟我说:孩子,这个药你不能吃。他说治精神病的药,对身体是有副作用的。我说有什么副作用?他说最起码第一个副作用,你会发胖的。我说那胖也就胖了吧,那没办法,我不吃他不吃。所以后来他的病能好到现在这种程度,我们同学、同事、亲戚朋友都说创造了一个奇迹。我们同学在集会的时候,他们都说:素云,你一片真诚心,你一片善良的心,感动了天和地。他说明华这个病能好到现在这种程度,太了不起了!我老伴现在的情况,基本上是正常的。他就是思惟和正常人还略有差别,其它的一切都正常。

所以我说,这个逆境算不算逆境?你过不过?四十四年来,应该这么说,我老伴给我出了无数无数个难题。但是他曾经跟我说过:老伴,你要是今生成佛,你第一个要感谢我,是我助你成佛的。我不给你出这么多难题,你能成佛吗?你不是说不磨不成佛?我说对对对。所以我给他写了一首诗,我说「我家大菩萨,名叫刘明华;今生来助我,我要感谢他」。我说:老伴,我给你写首诗,你看看。他一看特高兴,他说:老伴,这首诗我太喜欢了。我说:你喜欢就好,你真是咱家大菩萨。因为我是一个性格比较刚烈的人。我在家是老姑娘,爸爸、妈妈、我姐姐,就我们四个人。爸爸妈妈和姐姐都非常宠爱我,所以我在家里没有受到过什么委屈。嫁了这么样一个丈夫以后,一下子生活环境就大改变,我不会干的活我都学会了。他出了那么多难题,他真是把我考成就了。所以今生如果我成就了,首先要感谢我老伴子,是他助我成佛的,我不能忘了他,他是我的大善知识!

这么一个难关,一般人是很难逾越的,它不是一天两天。不像朋友之间,好了,我多来往;不好,我少来往。这是丈夫,每天都要面对。后来,给我出的难题,我都觉得有点承受不了。我都跟他谈,我说:老伴,你这个题怎么愈来愈难?他说:你念小学,我给你出小学题;你念中学,我给你出中学题;你念大学,我给你出大学题;你现在都要读博士,你都要上西方极乐世界了,那我不得给你出考博士那个题吗?我说对对对。他说:你修行在升级,那我考试的题也得升级。我说老伴,真是谢谢你,但是你可知道,你这个题的难度可真是实在有点大。但是现在我可以坦然的告诉大家,我过来了。这关我一个一个都过来了。所以我现在,我真真切切的体会到学佛的快乐。所以说学佛是人生最高享受,念佛是人生最大快乐。我真是切身体会到了,我非常感恩佛菩萨的慈悲,让我这一生能够走这么一条曲曲折折、坎坎坷坷的路,最后我能够回家。这是我要给大家说的第一个例子。

第二个例子,比如说我这个要命的病,你说好过吗,这关?不好过!我也曾经有过失望、有过灰心,不是说一点曲折、一点波折没有。我这个人比较实在,我跟大家说的都是实在话。因为什么?有家庭的问题,是不是哪一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?当我得这场重病以后,我就想我自己能不能把这个家支撑起来?因为老伴是这种情况,那这个家要靠我支撑。所以我就想,这个压力对我来说实在是有点大。因为当时我行动都很困难,我躺在床上,我翻不了身;我要翻身,我得坐起来,脸转过来再躺下;要再翻那面,我还得坐起来,再转过去再躺下,就是这样。比如说做饭什么的这些活,我都照做不误。那个手虽然不太好使,但是反正笨笨磕磕的还得去办,还得去做。就这样,这些年,我经历了这样的逆境,我闯过来了。我就像跳障碍似的,我一个障碍一个障碍的都跳过来了。现在我离我的家门愈来愈近了,那个家门就是西方极乐世界,我真正的故乡。我觉得我离家愈来愈近了,所以我的心非常定、非常坦然。这是我要讲的第二个问题,就是顺境和逆境。

我为什么要讲这个问题?因为佛友们,我们在一起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,有很多佛友就是顺境高兴得不得了,逆境又痛苦的不得了,这两样都不行。顺境,你也不要高兴,都要稳稳当当的;逆境也不要灰心丧气,也要稳稳当当的,你都把它当作平平常常的事情去对待它。顺境你过去了,逆境你过去了,你这两关都过了,你才能回家。如果你顺境过不去,你也回不了家,逆境你过不去,你也回不了家。

评论问答
相关推荐